聯系我們
請您留言
友情鏈接
企業新聞

鋼鐵業前三季巨虧31億元 鋼價跌回18年前

出處:新京報 作者:龔振鵬 發布時間:2012-11-06 16:12:45
摘要:今年前三季度,鋼鐵行業遭遇極寒,上市公司“失血”成為各行業之最。據統計,兩市34家鋼企中,前三季度14家出現虧損,合計虧損約183億元;其余20家公司合計盈利不足152億元,即行業整體虧損超過31億元
  • 新京報 10月30日,2012年三季報收官。兩市2493家上市公司,前三季凈利下降了2%。
  • 在經濟增速放緩的大背景下,今年前三季度哪些行業出現整體巨虧,哪些行業業績逆流而上,備受投資者關注。今日起,我們將推出“把脈三季報”系列報道,以期發現問題并開出藥方。
  • 今年前三季度,鋼鐵行業遭遇極寒,上市公司“失血”成為各行業之最。據統計,兩市34家鋼企中,前三季度14家出現虧損,合計虧損約183億元;其余20家公司合計盈利不足152億元,即行業整體虧損超過31億元。
  • 去年同期,鋼鐵行業共實現凈利潤204億元。一年間,從凈利兩百億到虧損數十億,鋼鐵行業究竟怎么了?
  • 鋼價跌回18年前
  • 1994年,國內鋼價指數剛推出時為100點。2012年8月24日,該價格指數已經降到103.28點。
  • 2012年三季報,鋼企中的“巨虧戶”在上市公司虧損榜前十中占了六席。其中,鞍鋼股份以31.7億元的虧損額位居虧損榜第三,馬鋼股份以31.4億緊隨其后,其后四家依次為華菱鋼鐵(虧損25.5億)、安陽鋼鐵(虧損24.6億)、山東鋼鐵(虧損19.57億)、韶鋼松山(虧損15億)。
  • 從業績“變臉”的迅猛程度來看,韶鋼松山位居行業內下滑幅度榜首。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韶鋼松山虧損15億元,去年同期則盈利2084.31萬元。
  • 全鋼鐵行業中,共有三家公司實現凈利增長。其中,寶鋼股份前三季度實現凈利潤107.91億元,同比上升70%,全行業增幅最大。不過,這是出售不銹鋼和特鋼資產獲利91億元后的成果。另外兩家凈利增長的公司均為鋼管類公司,分別為金洲管道與久立特材。
  • 對于目前的鋼鐵業,中鋼協會長、首鋼集團董事長王青海有個形象的概括,“偉大的產能、慘淡的市場、微薄的利潤”。
  • “最近大家都不愿意出來談,說多了都是眼淚”,在電話那頭,河北武安市一家中外合資鋼廠的負責人李勇(化名)表示,“大家以前是悶聲發大財,現在苦水往肚子里吞。我們煉一噸鋼的成本基本在3300元,今年七八月份市場上鋼價到了3000元/噸左右,基本一噸鋼就要虧個兩三百塊錢,直到十月份才勉強能夠賺一點。”李勇稱。
  • 據中鋼協國內鋼價指數,自2012年4月末價格指數121.19點起開始下降,到8月24日已經降到103.28點。1994年,該指數剛推出時為100點,相當于目前的鋼價幾乎跌回18年前原點。
  • 中鋼協副會長王曉齊今年8月在一次行業會議上透露,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鋼鐵行業利潤為50元/噸,今年上半年利潤為6.8元/噸,到7月份已變成1.68元/噸,整個行業比2008年更困難。
  • “實在是賣不出去”
  • 對于今年鋼價的低迷,業內人士普遍認為,下游主要用鋼行業低迷、產能過剩是鋼價難以抬頭的兩大主因。
  • 據中鋼協統計,我國鋼鐵第一大用戶是建筑業,占比超五成。今年以來房地產和“鐵公基”建設持續回落。數據顯示,今年1-9月,全國鐵路固定資產投資3441.56億元,同比下降13%;房地產開發投資5.1萬億元,增幅由1-2月的27.8%回落為15.4%。制造業作為鋼鐵的第二需求大戶,今年的日子同樣難過,行業增速由過去的兩位數降至一位數。
  • 最直接感受到需求變化的是鋼廠的銷售部門。“實在是賣不出去,我們的銷售人員就 坐商變行商 ,出門銷售、全員銷售,而且都大跨度地開始推銷到南方去了。”李勇稱。據介紹,以前鋼廠都是一個月前就先組織大家訂貨,現在則開始真正的以銷定產,一般都是不超過10天的合同,交貨期也縮短。“利潤上不來,我們只能拼命控制成本,像唐山、天津這些靠港口近的,基本庫存都不超過一星期,以前都是一兩個月的庫存。”李勇稱。
  • 鋼鐵資訊總監徐向春告訴記者,“鋼價還面臨著產能過剩的打壓,產量居高不下,鋼價稍有起色又被巨大的產能釋放給壓下去了。”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數據顯示,截至2011年底,中國粗鋼產能已達9億噸左右,創歷史最高紀錄,與6億多噸的需求相比過剩近3億噸。今年以來,日均粗鋼產量還始終保持在190萬噸以上高位,9億噸的產能基數壓得鋼價難以喘氣。
  • 停不下來的“高爐”
  • “生產可能虧損,停產損失會更大”。雖然需求低迷、銷售不濟,國內鋼廠的生產動力卻一直強勁。
  • 據報道,今年唐山、邯鄲兩地有10多座高爐投產,新增產能達到2000多萬噸。目前,唐山、邯鄲地區高爐開工率達到95%以上。
  • 河北大型民營鋼企唐山國豐鋼鐵公司總經理張震告訴記者,“即便是最困難的第三季度,我們也沒有出現真正的減產;唐山一些小鋼廠也就是在進行計劃性的檢修,到十月份市場好轉后又開始滿產了。”在他看來,中小民營鋼企因為機制靈活,財務、銷售、人工三項成本低,庫存少,仍可以實現盈利,導致減產難行。
  • 河北唐山一家國有大型鋼企管理層對記者表示,國企身上背負的社會責任讓國企難限產。“一旦停產,GDP和稅收怎么完成?職工怎么安排?鋼企都是納稅大戶,地方政府時時刻刻盯著你,讓員工回家歇著、不發工資怎么能行?”
  • 此外,張震告訴記者,保市場的“囚徒困境”也讓鋼企停不下來。“如果我停產了,好不容易打下的市場讓別人趁機搶了怎么辦?”這種心態企業內叫做“寧讓價格不讓市場”,而行業內則批其為不抱團,是盲目競爭下的“血拼”與“自殘”。
  • 一位鋼鐵行業分析師認為,鋼鐵業是資金密集型行業,國有大鋼企在銀行有著巨額貸款,停產易引起銀行恐慌而追債;而小鋼企成本則大多是集資,不生產同樣難以向集資人交代。
  • “無論是大國企還是小鋼廠,現在的低價都沒有跌破他們的生產邊際成本線,生產可能虧損,但是停產損失會更大。如果鋼價低到生產都要虧本,現金流都回不來,那么產量自然而然就控制住了。”張震稱。
  • 鋼鐵產能嚴重過剩
  • 鋼鐵業產能越淘汰越多。業內人士稱,淘汰,不過是拆掉小高爐,新建大高爐,產能怎能不擴張?
  • 2009年春,時任工信部部長的李毅中在國新辦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稱,“未來三年不再新批鋼鐵項目”。按照工信部數據,當時中國的鋼鐵產能為6.6億噸,已屬“嚴重過剩”。到了2010年末,我國煉鋼產能達到8億噸,2011年底則達到9億噸。
  • 與此同時,國內鋼鐵產能還在進一步擴張。據行業機構“鋼聯資訊”不完全統計,今年上半年,國內新上高爐27座,產能合計新增3500萬噸左右,其中唐山地區就占到了11座。
  • 多年來,兼并重組、淘汰落后是反復被提及的話題,但通過行政性的產能淘汰來幫助中國鋼鐵行業走出虧損被業內認為收效甚微,甚至起到反作用。據記者了解,這些年來部分淘汰落后產能政策,被民營鋼鐵企業所利用,成了間接擴大產能的推手。例如,政策規定淘汰400立方米以下高爐,但絕大多數企業選擇了改造高爐,提高產能繼續生產以避免被淘汰。
  • 此外,在政府鼓勵兼并重組的政策下,一些企業通過上項目的方式為自己贏得籌碼,以免在被兼并重組時被“賤賣”。
  • “真正落實了產能淘汰和結構調整的項目很少,即便是淘汰,也是拆掉小高爐,新建大高爐,這樣產能怎能不擴張呢?都說是有保有壓,實際上保的在上馬,壓的也沒壓住。“徐向春對記者表示。
  • “鋼鐵業要放慢腳步”
  • 在業內看來,鋼鐵業陷入如此困境,主要是為前期的無序擴張買單。
  • 作為一個強周期性行業,鋼鐵業的周期性榮衰本十分正常。
  • 一般來說,鋼鐵行業與經濟增速高度正相關,而10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特別是靠投資拉動的基建、房地產行業的快速發展,中國粗鋼產量從1億噸躍升至近7億噸,產能更是擴張至9億噸。
  • 數據顯示,在“十五”、“十一五”期間,中國粗鋼產量年均增長率分別是22.6%和12%。而工信部此前在《鋼鐵工業“十二五”發展規劃》中預測,2015年國內粗鋼消費量約為7.5億噸,粗鋼消費年均增長僅為4%。
  • 開慣了高速車的中國鋼鐵,能隨著經濟放緩的節奏慢下來嗎?寶鋼董事長徐樂江曾稱:“在十多年的快跑中,鋼鐵業只會快,慢的能力荒廢了,現在必須停下來好好反思一下如何適應微利時代了。”
  • 徐樂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2008年金融危機時外部環境的惡化迫使企業不得不思變了,“反思”、“二次創業”成為2009年初寶鋼年會上的關鍵詞。“幾乎是頃刻之間就沒有訂單了,壓力很大。因此2009年寶鋼的調整非常大,生產效率、管理效率的潛能都被 倒逼 出來了。”
  • 中鋼協原首席分析師李世俊認為,早在2005年中國鋼鐵市場就已經供過于求,但當時國外需求旺盛。如果說過去鋼鐵產量得益于國內外市場龐大的消化能力,那么今年在經濟增速下滑的大背景下,“狼”真的來了。
  • 國內最大民營鋼企沙鋼集團董事長沈文榮曾對媒體表示,“這幾年資本形成快,想賺快錢的人多,投資過度、產能過剩,鋼鐵、造船、光伏概莫能外,一哄而上,最后只有靠價格來 拼刺刀 ,都以為黎明前的黑暗很短暫,自己都能僥幸活到最后,但真正長周期調整開始了就要出大事。”
  • 講述
  • 十個月掙4萬 “心情如現在的天氣”
  • “心情如同北京現在的天氣,”11月4日,嚴飛對記者表示,“直到10月份,今年公司總共才掙了4萬塊錢,這在同類企業中還算是好的。我做了整整二十年鋼貿從沒遇到過。”
  • 嚴飛是金大宇商貿公司的董事長,該公司年銷售收入超過7億元,在北京鋼材流通行業中是一家規模不小的企業。
  • 早在年初,嚴飛就在公司大會上給員工們打“預防針”,說今年客戶需求會減少,公司要以“穩”求生存,但他沒想到這個“冬天”會如此“難過”。
  • “去年每月還能出貨四五萬噸,今年平均就只能每月一萬噸左右了。整個5月到9月,公司都是在賠錢。一開始還焦慮,天天盯著鋼市波動,現在都已經麻木了。”嚴飛說。據悉,嚴飛一些做鋼貿的朋友已經做不下去,要么被迫倒閉,要么主動轉行,像他這樣堅守的大多縮小了規模,減少了員工。嚴飛認為,明年最難熬的將是鋼廠,以前都是鋼廠早早收訂單時就收錢,但是現在鋼貿商不再給他們預付、墊資了。
  • “本來以為2008年會很嚴重,結果四萬億一上來,銀行都給貸款,我們也樂于擴大銷量,但是到了去年開始銀行突然收縮貸款,原先聯保、互保也行不通了,直接把我們推向火坑。”說起銀行在此時的“落井下石”,嚴飛提高了聲音。
  • 不止下游的鋼貿商,鋼鐵業嚴寒已蔓延至全產業鏈。受中國市場低迷的影響,目前國內鐵礦石價格已下跌至2009年年底以來的最低水平。來自冶金礦山企業協會的消息稱,截至9月底,由于鐵礦石價格滑坡導致企業虧損,中國約40%的鐵礦石礦山已經停止生產。
  • 由于鋼鐵股不受投資者待見,券商鋼鐵行業分析師也紛紛萌生退意。幾位鋼鐵業研究員透露稱,早就不研究鋼鐵行業了。“鋼鐵現在還算一個值得研究的行業嗎?”有研究員反問。
  • 藥方
  • 一批企業倒掉 行業才能好轉
  • 鋼鐵業走到如今我們該反思什么?行業如何走出“寒冬”?業內人士認為,在鋼鐵行業慢不下來的今天,最猛的藥方是“非得有一批企業倒掉”。
  • 資訊總監徐向春表示,目前鋼鐵業最大的問題是產能過剩。這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最近十年經濟高速增長,當經濟開始中低速發展時,需求減速,產能自然過剩;其次,地方利益與鋼廠本身掣肘,地方都是招商引資,上馬項目,重化工投資,停業停不下來,淘汰又淘汰不掉。
  • 對于解決方法,徐向春表示,沒有好的辦法,只有靠市場慢慢淘汰,這個過程比較殘酷,時間長、阻力大,但非得有一批企業倒下,行業才會好轉。
  • 中鋼協副秘書長、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認為,從外部環境來講,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導致市場需求下降,不再能支撐鋼企的高速增長的模式;其次,上游礦石、煤炭、電力等原燃料和人工等不斷上漲,綜合起來相比于上世紀90年代已經上漲了七倍,但是鋼價卻又回到了90年代的水平,這在市場好的時候還不覺得,但是市場一旦不好成本壓力就大了。
  • 從內部來講,就是鋼鐵行業之前發展過快,盲目無序的同質化競爭嚴重,比如幾年前看到板帶掙錢,就一窩蜂的上馬,結果現在嚴重過剩。從根本上講,需要有一批企業自動加入整合,否則很難出現真正的好轉。
  • 對比
  • 韓國浦項鋼鐵第三季凈利大增
  • 世界第三大鋼鐵生產商韓國浦項鋼鐵(以產量計)近日發布公告稱,第三季度凈利潤同比增長了兩倍以上。
  • 報告顯示,浦項鋼鐵第三季度綜合凈利潤增長216%至7230億韓元(約合6.55億美元),去年同期為2290億韓元。
  • 浦項鋼鐵發言人表示:“從5月份起,我們開始聚焦于提振汽車鋼和電爐鋼等增值產品的銷售,這一努力在第三季度獲得了回報。”據悉,浦項鋼鐵三季度出口占比從上季度的39.5%提高到41.6%,對利潤較高地區如美國、日本的銷售比例有所擴大,而對東南亞等地區出口比例在縮小。
  • 記者近日從國內最大的工業鋁型材中國忠旺了解到,生產過程中所用模具鋼材依然需要進口自德國,國內鋼材難以達標。
  • 有分析師認為,除了高附加值產品占比大外,浦項鋼鐵還有兩大中國鋼鐵難以望其項背的優勢:一是浦項在國外擁有巨大的礦山資源,對上游原材料議價能力強,難受上游波動之苦;其次就是對內管理有方,成本低,對外銷售服務能力強。


中翔金屬(上海)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滬ICP備17053737號-1 滬公網安備31010902002391號
[管理員入口] 技術支持:我的鋼鐵網
老婆尸体